如何治好大学公共英语的“通用病”
更新时间:2019-02-27

对此,复旦大学传授、上海高校大学英语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蔡基刚认为并非个例。用他的话说,就是“我国本土培养的科技人才既不能熟练地用英语浏览各自的专业文献,也不能用英语有效地参与国际交换,如论文发表、国际合作”。起因则在于大学公共英语之“病”久矣。

此后,我国为发展外语教育投入了巨大力量。正如长期从事外语教育规划研究的同济大学本国语学院教学沈骑所言,“改革开放以来,大学外语教学是中国高校语言教育规划最有特色的一个范围,世界上不第二个国家会在高等教育阶段如此重视并普遍地发展大学外语教学。中国大学外语教学的投入与受众之多,都堪称世界外语教育史之最,这是我国高级教育古代化与国际化建设的重要保障。”

新中国成破以来,我国先后有两次国度外语策略打算。第一次是1964年颁布《外语教导七年计划纲要》,后来因“文革”而中断;第二次是1978年全国外语教育座谈会的召开,清楚外语教养的方针就是“学好外语以汲取本国迷信文化常识”,为国家对外开放、学习提高发达国家的科学文明常识跟技能服务。

对所有中国学生而言,英语是求学过程中学习时间最久、花费精力最多的一门课,也是我国所有课程中教学资源投入最多的一门课,但当初,大学英语教养却面临难堪田地,用复旦大学教学、上海高校大学英语教学引导委员会主任蔡基刚的话说,就是“我国本土培养的科技人才既不能纯熟地用英语阅读各自的专业文献,也不能用英语有效地加入国际交流,如论文发表、国际配合”,而起因则在于大学公共英语之“病”久矣。

前些天,某高校资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大三学生肖鸿洋心里有点着急,因为去年12月参加的英语六级考试立即就要公布成绩了。去年6月,他就以527分的成就通过了该考试,但这次参加考试并不仅是为了刷分,更主要的是想通过准备测验,先进专业方面的英语才干,由于“将来打算连续从事材料方面的研讨工作,可通过两年的公共英语学习发现,应答日常生活交流还算得心应手,阅读专业英语文献却非常吃力”。

说到大学英语教诲,就不得不回溯我国的外语教育史。

无奈胜任的事实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